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尚学堂集团旗下品牌:尚学堂速学堂百战程序员云数学院[切换校区]
有人的地方,就有江湖;有对象的地方,就有……狗粮?
我是一个类,此时的我正看着面前的小七和小八秀恩爱,心里非常不平衡,可却没有办法,因为并不是我不想有对象,而是,某个坑人的程序猿给我的方法加满了static关键字,从此之后人们调用我的方法都不用new对象了,这让我很难受。
不过我这倒还好点,只要一想小七和小八再怎么相恋都有不了爱情的结晶我就很舒服,因为他们两个被final修饰了,人称“太监类”,永远不会有子类。
“好了,别秀了,该出发了!”又过了半晌,我终于忍不住出生说道,叫住了身旁的小七(private String sex="女")和小八(private String sex="男")。
这次我们出来,是有任务在身的,我们的目标是修真界第一杀手组织“四杀殿”,这时一个很棘手的组织,因为据说在四杀殿的下面有四个分支,每个分支都对四杀殿进行了继承,也就是extends。
“静静类,不打无准备的仗,你知道‘四杀殿’多少底细?”小八说道。
我很无语,不能因为static方法太多就叫我静静类啊,我想静静……不过作战计划方面,我还是有一手的:“我知道四杀殿的人都掌握有一门门派武功,叫做‘四杀剑法’!”
“每个人都会?好厉害啊,一个门派那么多人他们怎么让每个人都学会的?”小七好奇道。
“当然还是实现接口了!有一个名为‘四杀剑法’的接口,他们那些类只要全部implements这个interface,就能掌握这门武功了!”我说完,又胸有成竹地道:“不过放心吧,这个剑招不是问题。”
“好!那我们出发吧!”小七和小八齐声道,似乎我的话给了他们信心。
没有什么要准备的,我和小七小八一行三人踏上了前进的道路,最终,我们与敌手在一片沙漠相会。
“天地阁?”刚与那些人交手,小八便皱着眉头道。见状,我的心里一动,也将目光投向他们,他们的名字马上出现在了我的脑海。
public String name="天地阁";
public String name="玄黄阁";
public String name="宇宙阁";
public String name="洪荒阁";
这就是四杀殿的那四个分支?不过这也太菜了吧,连自己的属性都写成了public,别人一眼就能看到,哪像我们是标准的javabean,全部写成了private和get、set方法的形式,从气势上,他们就输了一截。
在我们三人的联手进攻下,四杀殿的势力连连败退,可没想到的是,在一名天地阁成员被逼到绝境时,他的身上忽然爆发出了强大无比的力量,隐约间,我似乎听到了他调用方法的声音。
天地阁.绝杀();
“这是什么?”我心中着急,但紧接着,就像是起了一个头般,周围无数此起彼伏的声音响起。
玄黄阁.绝杀();
宇宙阁.绝杀();
洪荒阁.绝杀();
“!!!这是什么操作!”小八大惊,慌忙将小七护在身后:“一个门派的人怎么会掌握如此多的绝学!”
“我知道了,是重写!”我的眉头低沉,之前没有料到这一招,现在的形势对于我们很不利:“他们Override了他们的父类‘四杀殿’的‘绝杀’方法!”
“不妙,快走!”看到又一个敌人爆发绝招,小七一声娇喝,强行用剑气将封锁破开,我和小八也一同突围,勉强冲了出去。
此时,我通过getHP()方法看到小七的属性HP(生命值)只有5点了,很是危险。我和小八带着小七一路狂奔,最终来到了一座高塔前。
“坏了!这下死定了!”小八看到高塔,很丧气地说道。
我一看到那座高塔,也大叫不好,因为这个高塔就是“四杀殿”总部!我们居然自投虎穴了!这座高塔上有沉重的气息流转,据说这座高塔诞生于混沌之初,耸立于程序运行之始,它是一段静态代码块,连对象都不用new,在类出现的时候便已经悄然执行了!
“我们快换上服装,混进人群!”小八眉头紧锁,仓促之间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两件“四杀殿”的制式服装交给我们,我和小七赶紧换好。而就在这时,天空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,一个老者出现,怒目含威,立于塔顶:“不用躲了,我知道你们就藏在这里,我有一道神器,可以直接锁定你们!”
说话间,那人展开一张画卷,画卷上有我们三人的图像,我看到他手掌挥动,调用了一个功法equals(),与此同时,天空就落下一道黄光,笼罩在我们每个人身上,与画卷上的人进行比较。
天真!我们都没有重写equals()方法,他怎么可能比得出来!没有重写equals的话,他比较的只是地址,根本不会比较我们的具体属性,更不可能找到我们了。
最终,那老者皱着眉头走了,我们都松了一口气,躲过了一劫。
————以下开始胡扯————
老者施展equals方法,而正在我庆幸之际,忽然感到身体内部有些不适,我一抬头,便看到一只无形大手挥动,那只大手依次点在“Source”——>“Generate hashCode() and equals()...”上,顿时,我的类里面就多出了一段重写equals()的方法,旁边小七和小八的体内亦是如此。
“是谁!”小八让小七靠在他的怀中,沉声喝道,此时的小七已经很虚弱了,她方才被那些绝杀所伤。
“只有那个人了,那个被称作天道的程序猿!”我沉思片刻,缓缓开口,有些无力地道:“如果他也针对我们的话,我们没得躲了,这整个程序都是他的世界。”
果不其然,我话音刚落,头顶的黄色光芒便极速缩小,只笼罩在了我们三个人的身上,高塔上,那老者脸色一变,手上一招,一柄宝剑便飞来,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,释放出锐利的剑意。
“起,四杀剑阵!”
老者沉喝一声,那一柄剑霎时化为了四把剑光,齐刷刷朝着我们飞来。
我们快速施展应对之法,却发现根本用不出技能,那些技能调用的方法全部被万恶的程序猿清空了,变成了一句话System.out.println("测试……");
摔!!测试类就没有人权了吗!看着一瞬间输出了满屏的“测试……”语句,我的心塞塞的。而一眨眼的功夫,四柄利剑已经齐齐刺来,只是当剑尖抵到我们眼前时,那些剑却有些摇摆不定,显然,程序猿是个强迫症,4发攻击打3个人,没办法平均分。
正当我们稍稍庆幸了一把的时候,只见那程序猿输入了一行代码System.out.println((int)(Math.random()*3+1));
居然是生成1~3的随机数,随机数治好强迫症啊!随着程序猿点下运行,我看到黑框框上出现数字2,顿时,我看到那四柄利剑,有两柄指向了小七,她的代号被定义为了2!
哧!
不容我呼喊出声,利剑已划破长空,我和小八还好,我俩本来就没有受到多少伤害,而小七,他只有5点血,却一个人挨了两把飞剑!我快速转过头去,看到一个-6的数字在小七的头顶飘散。
“小七?!”我大吼一声,双眼瞪大,虽说不愿看到他俩撒狗粮吧,可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们有一天会离开我!
“静静类……”小七虚弱地回应一声,又望向将她拥入怀中的小八,微微张开口,声音很轻很轻,仿佛马上就要消失:“小八,对不起,不能继续陪你……替我……去战胜那个程序猿,好吗……”
“战胜……我会的!我会的!”小八的双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,不住地点头,明明充斥着怒火的眼眶中却有晶莹的液体在凝聚,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会与小七经历生离死别。
“小八不哭……等程序下次运行……我们还可以再见面的……”小七嘴角挤出一丝甜甜的笑,手指忽然伸向头顶,抓住了那个修饰自己类型的final,将其拖拽下来,猛地摁在了小八的身上:“小七……在下一次运行时……等你……”
“啪嗒”的一声,小七的手臂无力地落下,眼眉低垂,就如睡着了一般……而小八,在我不敢相信的眼神中,他的一个属性前多了一个final
final int HP=1; //生命值(经小七修改变为常量!)
这是什么操作!!!!还能出这种bug??!
我都不知道是该感叹爱情的伟大还是感叹程序猿的代码……写得诡异了。
在血量强行锁定为1的状态加持下,小八红了双眼,奋起反抗,以不死不灭之躯迎战天道程序猿!没多久,红色的错误信息便刷了满屏,我仿佛听到了程序猿吐血三升的声音。
给常量做运算,这程序根本无法编译通过吧?程序猿这诡异的程序居然能运行下去,也是个奇迹了!
难道这,就是战胜万恶程序猿的方法吗?
然而这时,我却看到那程序猿嘴角挂着血丝,露出一个冷笑,在屏幕上敲下了一行代码System.exit(0);
我去!这个无解的大,连异常都不用抛就直接退程序啊……
哗!
犹如玻璃被砸碎一般,眼前的世界支离破碎,在我的意识将要随之一同消散的刹那,我听到了程序猿的一阵放荡的笑声,以及……几句话:
想治好多年的选择困难吗?来尚学堂吧!代码生成随机数为你解决选择的苦恼!
想体验治好BUG的乐趣吗?来尚学堂吧!你的火眼金睛将在在这里得到体现!
想参加逗逼码农赢大奖吗?来尚学堂吧!你的才华将在这里得到施展!
想知道小七小八的后续吗?来尚学堂吧!小梦(咳咳我男的)给你讲故事๑乛◡乛๑(划掉这一行)
分享到 :
人收藏 回复 使用道具
3 条回帖
小梦_梦终无痕  新手上路 | 2018-4-9 04:07:18
知识不够,故事来凑,硬生生靠凑字数写了篇征文,感觉蛮不好意思的……还有楼上半个小时前发帖的小哥哥(小姐姐),这么晚睡明天还上不上课呀๑乛◡乛๑
回复 支持(0) 反对(0) 使用道具
lixinqi  版主 | 2018-4-9 15:19:57
回复 使用道具
高淇  管理员 | 2018-5-20 17:05:31
高人。这文风,呼呼的。能把程序员的故事用这种方式叙述出来,也许会很火。
回复 支持(0) 反对(0) 使用道具
*滑动验证: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